主页 > 软件生活 >地方的语言癌也需要社会学 >
  • 地方的语言癌也需要社会学

地方的语言癌也需要社会学

发布: 2020-06-27分类: 软件生活

地方的语言癌也需要社会学

1987年生的宜兰人,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,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。

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样,第一次接触社会学,是在国高中的公民课(还是社会课?这些课程的存在感实在太薄弱了),课本里介绍几个专有词彙如「标籤理论」、「刻板印象理论」等等,然而,对于理论的说明文字实在太简单,我甚至无法理解这些理论到底可以拿来干嘛。

后来我进了哲学系,在那个完全不缺理论的地方,高中时唸过的词彙,几乎通通还给课本。在大学时代又一次接触社会学,是藉由网路论坛上关于社会议题的讨论。这些际遇让我感受很深:对我而言,社会学最有帮助的地方不是社会学理论,而是社会学面对问题的思维。

这个感受跟我当时接受的哲学训练很一致,我也是一样认为,对于一般人来说,哲学可以提供的最有用的东西不是理论,而是哲学面对问题的思维。哲学训练让人注意到,许多问题的癥结在于问题涉及一些内涵不清楚的抽象概念,理解了这一点,我们会更容易藉由釐清问题、探索概念来解决问题。(例如「名人撒谎」是否总是会构成道德错误?)这种「解题技巧」当然不是哲学的全部,但是对一般人来说,在沟通和讨论上很实用。

类似地,社会学提供一种视野,是让我们穿透事物表象,看待事件背后故事深层的形成脉络:许多社会现象之所以会出现,除了我们第一眼看到的原因之外,还存在有其他出自于社会背景、权力关係的因素,而对于后面这些因素的调整,有可能会让我们更有效率,或者更公平地解决需要解决的问题。例如前天开始讨论的「语言癌」议题,它的发展大概是这样:

有人抱怨为什幺主播、记者、餐厅服务生喜欢用「…的动作」这种多余的语法来讲话。国文学者回应,指出这代表年轻人的语言能力低落,甚至有可能影响到思考能力国文学者开出解决方案:增加国高中的国文学分。

这一串发展当中,几乎每一个推论都有待讨论。例如,考虑到目前国文课程充斥的那些跟当代语文能力无关的内容,增加国文学分真的有助于提升国民的语文能力吗?又,我们怎幺知道惯用语是否会影响到思考能力?

事实上,有社会学思维的人,可能在事情发展的第一阶段,就察觉到现象的特殊之处:为什幺这些「语言癌」是大量发生在「主播、记者、餐厅服务生」身上?这些人是真的惯用「语言癌」,还是说他们只在工作的时候用?是什幺特殊的社会因素,导致这些「语言癌」产生?

有了这个方向的发想,我们就更有机会评估各种可能的解释,例如:

餐厅服务生大半自己也不喜欢那些用语,但主管觉得对客人讲「待会会为您做一个清理的动作」比「待会会为您清理」礼貌。临场报导的记者和主播需要够多时间想接下来要说什幺,但是基于专业要求又不能放慢讲话速度,因此只好变化句型,塞一些赘字在口语报导里面。

这些解释是否符合事实,需要进一步的求证,但它们提供了一些可能性,让我们可以应付「语言癌」,同时又不需要带给国高中生更多课业压力。「语言癌」只是众多可以用社会学眼光检视的例子之一,但是它已经足以告诉我们,若不时常把「社会因素」和「权力关係」等社会面向放在心里,我们就更可能会错误地理解现象成因,忽略其他可能有效的解法。

不管是哲学还是社会学,都希望人慢下来检视问题,确认自己的理解尽可能完整、解决方案尽可能有效。要养成这样的思维习惯,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在恰当的引导下慢慢阅读和思索大量的案例,了解别人是如何使用那些思维来处理社会现象。

自去年2月开始,巷仔口社会学出现在网路上。这个由社会学者们共同撰写的部落格,提供许多比学术论文简单许多的内容,让人体会社会学的思维。或许是基于在地和普及的精神,部落格作者们多半挑选台湾社会的现象或事件来讨论,也让读者更能进入。

在这个月,巷子口社会学出书了,这本同名书籍由部落格里三十余篇文章集结而成,分成「政治」、「性别」、「劳工」、「弱势」和「另类观察」五章。除了和部落格上一样有趣的内容,出版社也很用心为文章里的数据和资料重新设计风格一致的图表,提升了易读与舒适程度。此外,《巷仔口社会学》的主编王宏仁在导读里提到,这本书的版税收入将全数用于支持台湾社会学会营运,由此显现的学者热情,也值得大家支持。

*本文感谢来自沃草烙哲学写作社群以及武陵的建议。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ackie, and adapted by Limin Din

《巷子口社会学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