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服务潮流 >地方的骑士团长需要包胶——淫审和文学的矛盾对决 >
  • 地方的骑士团长需要包胶——淫审和文学的矛盾对决

地方的骑士团长需要包胶——淫审和文学的矛盾对决

发布: 2020-06-27分类: 服务潮流

地方的骑士团长需要包胶——淫审和文学的矛盾对决

村上春树的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近日被香港淫亵物品审裁处(淫审处)判定为不雅物品,网友一片譁然,「连金庸张爱玲都要包胶啦」(因淫亵物品而用胶袋封起),荒谬至极。不过讲起包胶,其实我在台湾买《刺杀骑士团长》时都是「包胶」的,因为书店想让顾客一次买下两本所以一同封住。在香港有同等待遇的就是旅游书,三日玩转大阪五日布拉格等等,通通包胶,所以包胶就等于一定要买、快点买、唔好犹疑,所以你也快点去买村上春树包胶版吧。(想不到我都有帮村上打书的一日。)


淫审处判决向来荒谬,就算不作严谨的考查,单就大家记忆犹深的案例来说:1994年大卫像被判为不雅(二级)、2007年《中大学生报》情色版被判为不雅(二级)、2011年陶杰在《爽报》的专栏〈眼儿媚〉里也曾被评为不雅(一与二级)、到2017年孤泣也因为《APPER2人性游戏》被评为不雅(二级)。淫审处的判决标準可以说是甚为严格,严格到我觉得淫审处审裁员应该是被胶包住了个脑。不过问题来了:如果淫审处对于部分文学作品严谨处理,那审裁员其他时间都在偷懒吗?为甚幺放过了这幺多文学作品?


今年年初淫审处其实也引起了一阵网络热话,招聘审裁委员,上班时间看色情片,日薪八九百元,消息很快被传开网民都奔走相向笑颜以对。但翻查淫审处的判决过程,其实就是出庭与另一个审裁员和法官以流水作业方式快速检查,一天要处理几百张影碟,用几台电视同时放不同的电影,再依照《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》,只要该物品一旦符合暴力、腐化及可厌三个标準其中之一就可以判决为「淫亵」及「不雅」。因此审裁员很快就会进入麻木的行政状态,还谈何「上班看色情片是爽工」,简直是人生折磨。


好啦,让我们来做一个假设,我们成功报考了淫审处的审裁员,成立一个「淫亵文学」小组,让村上春树以外的漏网之鱼全部绳之于法,看看会怎样——绝对严格的淫审,对决,绝对自由的文学创作,现在开始。


全军覆没的日本文学


好,我们第一天上庭,面前是法官和好多本被告为「淫亵及不雅物品」的日本文学。我们依稀记得,村上春树的《刺杀骑士团长》写到女性的性器不够湿润,让她疼痛得利害。熟读《挪威的森林》的你就记得,直子也有乾涩的性器,就算渡边后来和她如何调情都无法湿润,在草原上只能为他打手枪。好的,这非常不雅,二级。然后看到《1Q84》,女主角青豆是个杀手,杀完人当晚就在酒吧约炮,还问陌生男人的阳具大不大,这也非常不雅,应该判决为包胶!


喘一口气,面前还有堆积如山的日本文学,那些书题叫《好色一代男》和《好色一代女》的连看都不用看,直接判决,那就从诺贝尔文学奖作家开始读起,法官叫我们同时读几本加快行政速度,所以你知道,1994年得主大江健三郎《饲育》写乡村孩童把落难的黑人士兵当狗养,让他和山羊交合;你也知道1968年得主川端康成《睡美人》写六十岁的老人去光顾另类风月场所,受催眠的美少女躺在床上任他鱼肉。「很明显啦,」我们得意地判决,「这违反一般合理的社会人士普遍接受的道德、礼仪及言行标準。根本是第 III 类 — 淫亵!」


还有那些更以前的作家,太宰治《人间失格》又吸毒又诱拐女子一同自杀,明显是连环杀人狂;谷崎润一郎《钥匙》写老男人对老婆日渐失去性慾,通过诱导自己妻子出轨来获得嫉妒与性冲动;芥川龙之介《地狱变》里画师烧死自己的女儿。更不用说《源氏物语》,光源氏就将年约十岁的女孩紫之上抚养到大。不分由说,我们第一天的工作可谓收获良多,几乎将整间书店的有名日本文学作品全部包胶,正想收工之际,你忽然想到:「吉本芭娜娜《厨房》里面的变性人与谋杀案!」


不合淫审标準的中外文学


我们再次上班时依然怀着轻鬆的心情,说真的,相比起其实审裁员每次都要看一堆重口味成人电影成人杂誌,文学作品真的是份优差。现代文学几乎离不开性,只要淫审处的标準维持严谨,相信这份工作还是相当轻易的。然而法官却说我们两个做得快手,搞中文之余今天顺便搞一搞外国文学。天晓得是谁投诉这幺多文学书的。


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开始,《丰乳肥臀》里面的性与暴力,母亲形象所遭受的残忍对待根本是不适宜一般大众观看的;《生死疲劳》里面摆明有一章叫〈做爱姿势〉,讲到「不,狗都不是这样的姿势」,真的是,不分由说判断:「二级,不雅。」我们彷彿可以看见又一堆反光的胶袋在书店里亮起,是我们香港书店的星光。


只算战后作品的话,今天要处理的书也太多,苏童的《妻妾成群》里一夫多妻的封建思想,〈一九三四年的逃亡〉里暴力农村与性交;贾平凹《废都》足足写了几版做爱场面,活像网络色情小说,场面异常火爆,想都不用想就可以归为「不雅」类别,简直就是文字版的《龙虎豹》,我们相视而笑,「发布或公开展示该物品或事物,并不符合公众利益」,想必香港人看到连中国文学都包这幺多胶,一定会兴起买书慾望。战后作品告一段落,更不用讲家传户晓的《金瓶梅》第二十七回〈李瓶儿私语翡翠轩 潘金莲醉闹葡萄架〉,重要的事说三遍:投壸!投壸!投壸!


邓小桦在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判为二级不雅后接受访问时写道:如果村上的小说也列为不雅,四分三西方文学作品都要包胶。由于程序实在太无聊,我们直接判定有名的作者全部包胶,纳博科夫《萝莉塔》恋童萝莉控、杜拉斯《情人》小女孩的性爱与精神出轨、卡缪《异乡人》在母亲死后几天就做爱……我们成功将香港改造成一座塑胶之城,闪闪发亮。不过下班后我们都筋疲力歇,假如吴克俭一个月内看三十本书,我们作为淫亵处职员比他强个几十倍。


收工大吉的文学审查


其实文学与慾望本来就密不可分,儘管香港没有情色文学传统,但我们依然可以谨记桑塔格(Susan Sontag)的话:「一部情色作品之所以为艺术史的一章,而不沦为垃圾,其理在于它的创意、周延、真实和力量」。甚至可以说,一部作品的重点即使不是情色,但情色元素都可以推动情节、传达主题、反映人性、思考孤独。以村上春树为例,在作品里的性爱场面就呈现了都市人的孤独、沟通的障碍等。


现在的矛盾对决在于一个「可以为所欲为查禁一切文学创作」的团体及「显露人性」的作家们,无论作家使用写实、超现实、魔幻写实等方法,都很可能涉及到性,这时对决就发生了。但如今淫审处所引起迴响的案件,都是显出个别审查员不谙文学与艺术,只须机械地利用「暴力、腐化及可厌」三个判别标準就可以作出裁决,压抑文学创作中的自由表达。这种压抑一旦被正规化,合理化,就会引致上文所虚构出来的文学处决,甚至发生更荒诞的情境(说起荒诞我居然没说贝克特,生命的毫无意义足够腐化)。这正是我们所担忧的核心:权力者究竟是谁?他的权力可以扩大到甚幺程度?又会引发怎样的影响?


2018年夏天的香港文学几近一场灾难,从书展到淫审处,可能可以归因到言论自由,也可以大谈文化教育的不足,然而,淫审村上春树的事件,希望能得到所有人的正视,无论是爱书之人,或是只听过村上春树名字的朋友,这次都能理解到性/情色与文学有複杂而内在的关係。但愿这次事件不会让香港文学发展及出版业界走回头路,回到道德教条式的八股写作,而是我们都能真正正视、严肃审视作品中的性/情色元素,并从此,以我们的审美能力,来对抗莫名奇妙的淫审压抑。
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专题:

《刺杀骑士团长》遭淫审处刺杀,「不雅」书籍谁说了算?

认识淫审过程!鹹湿可以,核突唔得

黄嘉瀛:淫审处,你未见过大蛇痾尿!

韩丽珠:只有足够成熟的灵魂,才能读懂坦白描述的身体